郭仕全訴福州建必特新型建筑材料有限公司商標侵權因不構成類(lèi)似商品被駁回案

欄目:其他案例 發(fā)布時(shí)間:2017-02-16

案件簡(jiǎn)要經(jīng)過(guò)

       原告郭仕全訴福州建必特新型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侵犯商標專(zhuān)用權糾紛一案,經(jīng)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判決駁回原告訴訟請求。雖然原告已合法取得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核發(fā)的“建必持”《商標注冊證》,但其核定使用商品(第一類(lèi))為:混凝土凝結劑、混凝土用凝結劑、混凝土充氣用化學(xué)品。而被告福州建必特新型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的產(chǎn)品聚丙烯改性纖維屬于非紡織用塑料纖維商品,應劃入《類(lèi)似商品和服務(wù)區分表》中的國際分類(lèi)為第十七類(lèi)的1703組商品。由于被告生產(chǎn)的產(chǎn)品與原告注冊商標的核定使用商品既不相同也不類(lèi)似,所以不構成侵權。


案例特點(diǎn)評析

       本案是一起商標權人因他人使用了與其注冊商標完全相同的商標而要求對方承擔商標侵權法律責任的知識產(chǎn)權糾紛案件。

       根據商標法相關(guān)規定,雖然原告在提出注冊商標申請時(shí),其本意的確是想為其所生產(chǎn)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申請“建必特”文字商標,但由于原告對該商品所屬類(lèi)別的錯誤判斷,其實(shí)際系在第1類(lèi)商品(混凝土凝結劑、混凝土用凝結劑、混凝土充氣用化學(xué)品)上申請并獲準注冊了“建必特”商標,而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在商品類(lèi)別劃分上實(shí)際應屬于《商標注冊用商品和服務(wù)國際分類(lèi)表》中的第17類(lèi)1703組商品。由于被告使用該商標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既不相同,也不構成類(lèi)似,不構成侵權。

元創(chuàng )代理經(jīng)驗

       原告:郭仕全,男,1968年4月6日出生,回族,住福建省霞浦縣松城鎮萬(wàn)賢街南街87號。

       被告:福州建必特新型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福州建必特公司),住所地福州金山桔園洲工業(yè)區臺江園16棟東。

       原告郭仕全于2004年1月13日在第1類(lèi)商品上申請注冊“建必特”商標。2006年6月14日,經(jīng)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核準,郭仕全取得了“建必持”文字商標專(zhuān)用權,《商標注冊證》號為第3886051號,核定使用商品(第1類(lèi)):混凝土凝結劑、混凝土用凝結劑、混凝土充氣用化學(xué)品(截止)。2006年9月21日,原告郭仕全以其依法擁有的商標權涉嫌被侵害為由,向深圳市公證處提出證據保全申請。深圳市公證處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證法》的規定和郭仕全的請求,于2006年9月21日下午3時(shí)15分至3時(shí)25分,對網(wǎng)址為http://fzjbt.com網(wǎng)站頁(yè)面及點(diǎn)擊“產(chǎn)品簡(jiǎn)介”、“作用機理”、“技術(shù)指標”、“主要功能”等鏈接后的顯示頁(yè)面進(jìn)行了證據保全。上述資料顯示,被告福州建必特公司在其公司的互聯(lián)網(wǎng)站http://fzjbt.com上對該公司生產(chǎn)的產(chǎn)品“建必特”纖維進(jìn)行了宣傳,并對該產(chǎn)品的功能、作用機理、主要技術(shù)指標等作了較為詳細的說(shuō)明。此外,被告福州建必特公司在其印制的產(chǎn)品宣傳畫(huà)冊中,也對該司生產(chǎn)的“建必特”纖維——混凝土/砂漿專(zhuān)用聚丙烯改性纖維進(jìn)行了介紹。同時(shí),被告福州建必特公司對該司生產(chǎn)和銷(xiāo)售上述“建必特”纖維產(chǎn)品的事實(shí)亦予以確認。

       經(jīng)查,被告福州建必特公司于2000年1月1日經(jīng)福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準成立,其全稱(chēng)為“福州建必特新型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經(jīng)營(yíng)范圍為:塑料制品批發(fā)、代購代銷(xiāo);新型建材研究、開(kāi)發(fā)、代購代銷(xiāo)。另,以郭仕全為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建必特實(shí)業(yè)發(fā)展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7月16日,該公司的產(chǎn)品宣傳畫(huà)冊顯示,其主要產(chǎn)品為建必特聚丙烯纖維,該產(chǎn)品的主要功能和用途與被告生產(chǎn)的“建必特”纖維的主要功能和用途基本相同。

       原告因本案訴訟支出公證費人民幣300元,律師費人民幣3000元以及工商查詢(xún)費人民幣50元。

       原告郭仕全訴稱(chēng),原告已合法取得了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核發(fā)的“建必持”《商標注冊證》,核定使用商品(第一類(lèi))為:混凝土凝結劑、混凝土用凝結劑、混凝土充氣用化學(xué)品。被告未經(jīng)許可擅自使用原告的“建必特”商標,并使用于同一類(lèi)商品上,如“建必特”牌纖維、“建必特”牌鋼筋保護層用系列墊件。且被告還公開(kāi)在其公司的互聯(lián)網(wǎng)站和產(chǎn)品宣傳畫(huà)冊上大肆宣傳。被告的行為嚴重侵犯了原告的注冊商標專(zhuān)用權,為此,原告郭仕全提起本案訴訟,請求判令被告:1、立即停止侵權,并向原告賠禮道歉;2、向原告賠償損失人民幣53,350元。在舉證期限內,原告要求變更原訴狀內容,并進(jìn)一步明確其訴訟主張為:因被告生產(chǎn)的混凝土/砂漿專(zhuān)用聚丙烯改性纖維與原告的“建必特”商標注冊證核定使用的商品“混凝土用凝結劑”屬于同一種商品,侵犯了原告的注冊商標專(zhuān)用權,故而要求被告承擔停止侵權、賠禮道歉和賠償原告5萬(wàn)元經(jīng)濟損失及合理開(kāi)支3,350元的民事責任。同時(shí),原告放棄了對原訴狀中所稱(chēng)的被告生產(chǎn)的“建必特”牌鋼筋保護層用系列墊件侵犯原告注冊商標專(zhuān)用權的指控。

       被告福州建必特公司辯稱(chēng),原告所稱(chēng)被告侵犯其注冊號為3886051的“建必特”商標專(zhuān)用權毫無(wú)依據。理由如下:1、原告注冊商標“建必特”(注冊號3886051)的核定使用商品是第一類(lèi)的混凝土凝結劑、混凝土用凝結劑和混凝土充氣用化學(xué)品,其類(lèi)似群是0104小類(lèi)。原告經(jīng)營(yíng)的產(chǎn)品聚丙烯改性纖維屬于非紡織用塑料纖維商品,應劃入《類(lèi)似商品和服務(wù)區分表》中的國際分類(lèi)為第十七類(lèi)的1703組商品?!渡虡朔ā返?1條規定,注冊商標的專(zhuān)用權,以核準注冊的商標和核定使用的商品為限。由于被告生產(chǎn)的產(chǎn)品與原告注冊商標的核定使用商品既不相同也不類(lèi)似,所以不構成侵權。2、被告的名稱(chēng)是福州建必特新型材料有限公司,公司使用“建必特”作為字號的時(shí)間(2000年1月1日)比原告商標注冊的申請日(2004年1月13日)還要早,因此,被告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與原告注冊商標不同類(lèi)似群的商品是合法的。3、“建必特”商標的專(zhuān)用權不能跨類(lèi)保護,不同種類(lèi)的“建必特”注冊商標只是在該類(lèi)別核準使用的商品或類(lèi)似商品上才享有專(zhuān)用權。如由臨城縣中天涂料有限公司申請的注冊號為292213的“建必特”商標就只能在1908小類(lèi)上享有專(zhuān)用權。本案原告的注冊商標也只能限制在0104小類(lèi)上享有專(zhuān)用權,而不涉及聚丙烯改性纖維及鋼筋保護層墊件等商品。因此,本案原告起訴被告侵犯其注冊商標專(zhuān)用權是完全錯誤的,請求法院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審判】

       法院經(jīng)審理認為,本案原告郭仕全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申請注冊了“建必特”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為商品國際分類(lèi)中的第1類(lèi)商品:混凝土凝結劑、混凝土用凝結劑、混凝土充氣用化學(xué)品,目前在有效期內。被告福州建必特公司在其生產(chǎn)、銷(xiāo)售的纖維產(chǎn)品上使用了與原告注冊商標相同的“建必特”商標,對該案件事實(shí),被告并無(wú)異議。本案雙方當事人爭議的焦點(diǎn)在于,被告的產(chǎn)品是否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屬于同一種或者類(lèi)似商品。

       從商品名稱(chēng)和分類(lèi)來(lái)看,被控侵權的應用于混凝土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屬于非紡織(品)用塑料纖維,應劃入商品國際分類(lèi)的第17類(lèi)商品中,其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的名稱(chēng)并不相同。

      參考《商標注冊用商品和服務(wù)國際分類(lèi)表》以及《類(lèi)似商品和服務(wù)區分表》,被控侵權的應用于混凝土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屬于第17類(lèi)1703組商品,而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屬于第1類(lèi)0104組商品,該兩種商品未被劃歸為類(lèi)似商品。

       從物理常態(tài)上看,混凝土凝結劑或混凝土用凝結劑與被控侵權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有著(zhù)明顯的不同,前者為劑狀的化學(xué)品,通常呈液態(tài),而后者是固態(tài)纖維,呈細條發(fā)絲狀。

       從產(chǎn)品的功能和用途來(lái)看,混凝土凝結劑或混凝土用凝結劑系用于加速或者延緩混凝土凝結速度的化學(xué)制劑,其作用機理是通過(guò)外加劑的化學(xué)作用來(lái)調節混凝土的凝結、硬化時(shí)間,其中速凝劑可加速水泥的水化反應,促使混凝土迅速凝結和硬化,如:鋁氧熟料、水玻璃溶液及鋁酸鈉等;緩凝劑可延長(cháng)混凝土凝結時(shí)間,降低水化熱,如:酒石酸、石膏、酒石鉀鈉等。而被控侵權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是由聚丙烯原料制成的塑料半成品,以絲狀纖維亂向分布的形式拌入混凝土中使用,可以增強混凝土的抗裂防滲性能,使其不易開(kāi)裂滲漏。該產(chǎn)品的化學(xué)性質(zhì)穩定,與混凝土之各種元素及外加劑均能混拌,而無(wú)需改變混拌比值,它不對水泥的化學(xué)(水化)反應產(chǎn)生影響,不能調節混凝土凝結時(shí)間的長(cháng)短,其本身并不發(fā)揮任何化學(xué)反應,所起的完全是機械作用,僅在于通過(guò)改變混凝土的物理結構而改善混凝土的性能,從而提升混凝土產(chǎn)品的品質(zhì),是一種作為次要加強筋而應用于混凝土的纖維材料。因此,被控侵權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的功能和用途并不相同。

       此外,聚炳烯纖維產(chǎn)品與混凝土凝結劑或混凝土用凝結劑的生產(chǎn)工藝及流程明顯不同。兩者的生產(chǎn)廠(chǎng)家亦不相同,應用于混凝土的聚丙烯纖維通常由塑料纖維制造企業(yè)生產(chǎn),而混凝土凝結劑或混凝土用凝結劑的生產(chǎn)廠(chǎng)家一般為化學(xué)制劑廠(chǎng)。一般情況下,相關(guān)公眾并不會(huì )對兩種商品的來(lái)源產(chǎn)生誤認或混淆。由此,可以判定,被控侵權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并不構成類(lèi)似商品。

       綜上,雖然被告福州建必特公司在其生產(chǎn)、銷(xiāo)售的應用于混凝土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上使用了與原告注冊商標相同的“建必特”商標,但由于被告的產(chǎn)品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既非同一種亦不屬于類(lèi)似商品,因此,被告的行為并不構成對原告注冊商標專(zhuān)用權的侵犯。原告關(guān)于被告侵犯其注冊商標專(zhuān)用權并要求被告停止侵權、賠禮道歉和賠償損失的訴訟主張,無(wú)事實(shí)和法律依據,故不予支持。被告的答辯理由成立,應予采納。至于原告本身是否在其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上實(shí)際使用了該商標、是否不正確地使用注冊商標以及停止使用的時(shí)間是否超過(guò)法定期限等,與本案處理結果無(wú)關(guān)。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五十一條、第五十二條第(一)項、《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解釋》第十一條第一款、第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原告郭仕全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人民幣2110元,由原告郭仕全負擔。


一審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


【評析】

      本案是一起商標權人因他人使用了與其注冊商標完全相同的商標而要求對方承擔商標侵權法律責任的知識產(chǎn)權糾紛案件。

      注冊商標專(zhuān)用權是指商標注冊人對其注冊商標的專(zhuān)用權。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對其在我國合法注冊取得的商標在法律規定的權利保護期間內享有注冊商標專(zhuān)用權?!吨腥A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二條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均屬侵犯注冊商標專(zhuān)用權:(一)未經(jīng)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lèi)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的;……”。本案中,被告使用了與原告注冊商標“建必特”完全相同的文字商標,對此事實(shí),雙方均不持異議。那么,我們能否就此判定被告的行為侵犯了原告的注冊商標專(zhuān)用權呢?一例看似簡(jiǎn)單的商標侵權案,實(shí)則蘊含了以下幾個(gè)需要我們厘清的法律問(wèn)題:

        一、判斷是否構成商標侵權,應以被告的商品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而非原告實(shí)際生產(chǎn)的商品進(jìn)行是否相同或類(lèi)似的比對。

       本案中,以商標權人郭仕全為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建必特實(shí)業(yè)發(fā)展有限公司主要生產(chǎn)應用于混凝土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該產(chǎn)品的主要功能和用途與被告被控侵權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的主要功能和用途基本相同。對此,原告方一直存在一個(gè)理解上的誤區,即認為,既然原告已取得了“建必特”注冊商標的專(zhuān)用權,那么,被告在該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上使用與“建必特”相同的商標就構成了對原告的商標侵權。然而,我們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一條規定:“注冊商標的專(zhuān)用權,以商標行政管理部門(mén)核準注冊的商標和核定使用的商品為限”。雖然原告在提出注冊商標申請時(shí),其本意的確是想為其所生產(chǎn)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申請“建必特”文字商標,但由于原告對該商品所屬類(lèi)別的錯誤判斷,其實(shí)際系在第1類(lèi)商品(混凝土凝結劑、混凝土用凝結劑、混凝土充氣用化學(xué)品)上申請并獲準注冊了“建必特”商標,而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在商品類(lèi)別劃分上實(shí)際應屬于《商標注冊用商品和服務(wù)國際分類(lèi)表》中的第17類(lèi)1703組商品。 因此,判斷被告的行為是否構成商標侵權,應以被告使用該商標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即第1類(lèi)商品:混凝土凝結劑、混凝土用凝結劑、混凝土充氣用化學(xué)品)進(jìn)行是否相同或者類(lèi)似的比對。如果相同或者類(lèi)似,則侵權成立;反之,則不構成侵權。


       二、關(guān)于類(lèi)似商品的判斷標準問(wèn)題

       本案中,被控侵權商品為應用于混凝土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屬于非紡織(品)用塑料纖維,應劃入商品國際分類(lèi)的第17類(lèi)1703組商品,而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為第1類(lèi)0104組商品即混凝土凝結劑、混凝土用凝結劑、混凝土充氣用化學(xué)品,兩者的商品名稱(chēng)與類(lèi)別并不相同。

       那么,被控侵權商品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是否構成類(lèi)似商品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解釋》的相關(guān)規定,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規定的類(lèi)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生產(chǎn)部門(mén)、銷(xiāo)售渠道、消費對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關(guān)公眾一般認為其存在特定聯(lián)系、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認定商品是否類(lèi)似,應當以相關(guān)公眾對商品的一般認識綜合判斷;《商標注冊用商品和服務(wù)國際分類(lèi)表》、《類(lèi)似商品和服務(wù)區分表》可以作為判斷類(lèi)似商品的參考。

       通過(guò)查看《類(lèi)似商品和服務(wù)區分表》可知,被控侵權商品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未被劃歸為類(lèi)似商品。從物理常態(tài)上看,被控侵權商品是呈細條發(fā)絲狀的固態(tài)纖維,而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通常為呈液態(tài)的劑狀化學(xué)品。從產(chǎn)品的功能和用途來(lái)分析,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系用于加速或者延緩混凝土凝結速度的化學(xué)制劑,其作用機理是通過(guò)外加劑的化學(xué)作用來(lái)調節混凝土的凝結、硬化時(shí)間等;而被控侵權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是由聚丙烯原料制成的塑料半成品,其以絲狀纖維亂向分布的形式拌入混凝土中,通過(guò)改變混凝土的物理結構來(lái)增強混凝土的抗裂防滲性能,其本身并不發(fā)揮任何化學(xué)反應。也就是說(shuō),被控侵權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的功能和用途并不相同。再者,被控侵權的聚炳烯纖維產(chǎn)品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的生產(chǎn)工藝及流程明顯不同,兩者的生產(chǎn)廠(chǎng)家亦不相同。一般情況下,相關(guān)公眾并不會(huì )對兩種商品的來(lái)源產(chǎn)生誤認或混淆。由此,可以判定,被控侵權的聚丙烯纖維產(chǎn)品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并不構成類(lèi)似商品。

       綜上分析,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被告的行為并不構成對原告注冊商標專(zhuān)用權的侵犯,并據此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是完全正確的。